第四章 红梅儿点点剑器舞

来源:牛车水集团-牛车水娱乐-牛车水官网发布时间:2020-02-27 19:59:35浏览:83

  陆羽洗完澡,捧着一杯热茶走出房门,倚在栏杆上,有些忧虑地望着天空发呆。天上的雨水敲打在远处的屋檐上,哗哗地下个不停,显得冰冷无情。

  这时,一名红衣丫鬟撑着雨伞,急冲冲地跑了过来,喊道:“陆少爷,陆少爷,不好了!雷大人他被妖怪杀死了!”

  “砰”的一声,茶杯落在地上,摔成了三瓣。陆羽怔怔地问道:“你说什么?”

  “陆少爷,听说雷大人独自去和一只青蛇妖大战,却不幸战败,被人带回了遗体,现在就在城门口呢!”丫鬟有些担忧地说道。

  “雷叔,死了?他刚才还同我说话呢,怎么会死了?我不信!”陆羽发疯一般的冲了出去,完全不管那刺骨的雨水浇洒在他的身上。

  “少爷,带上伞!”丫鬟匆匆追了上去,可陆羽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了,只是过了一道墙院,她就看不到陆羽的身影了。她撑着伞,站在雨水中,望向城门口的方向,嘴里喃喃道:“少爷,你可一定要平安回来!”

  大街上,路人惊讶地看着雨中狂奔的陆羽,很是不解。

  “陆家小少爷这是怎么了?怎地如此失魂落魄?”有人问道。

  “你还没听说吧,雷大人在和妖怪的打斗中不幸战死,陆小少爷从小就没了爹娘,是雷大人一手带大的,可现在雷大人他却也……”

  “唉,你们就少说两句吧!陆少爷他也是个苦命的人啊!”一位中年人感叹道。

  “瞧你说的,活在这世上,谁的命不苦了?”有人反问道。

  众人一片沉默。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,在这世上活着,有时还真不如死了来得痛快!

  越临近城门,陆羽的心就越凉,雷叔的音容笑貌一直萦绕于他的脑海之中,怎么也无法散去!他站在雨水中,怔怔地望着眼前新修的城门,心中生出一种从未有过的害怕之感,仿佛只要他迈出这道城门,天就要塌下来了。

  陆羽闭上眼仰起头,无情的雨水狠劲地拍打着他的脸庞,但那冰冷的刺激感却也让他慢慢平静了下来。他使劲摇了摇头,将脑海中的思虑暂时甩了出去,目光坚定地看着城门,一步一个脚印的走了出去。

  在城墙边上,站有一大一小两个身影,他们专注地看着远方混战的地方,时不时的低声交谈着。而在他们身后,雷鸣双目紧闭,歪着脑袋静静地靠在城墙上,生死不明。

  陆羽出了城门,直接无视了那一大一小两个身影,冲着靠在城墙上的雷鸣大喊道:“雷叔!”

  陆羽扑到了雷鸣身旁,整个人彻底怔住了,泪水无声地从他的眼眶中滑落,混着雨水落在地上,让人无法分辨到底是泪水多一些,还是雨水多一些!

  此刻的雷鸣浑身是血,本应躺在胸口的心脏却已不翼而飞,丝丝血水混着雨水,从他空荡荡的胸口不断流出。

  他早已断了生机,再也无法回答陆羽的话语了。

  良久之后,陆羽平静地脱下自己的衣衫盖到了雷鸣身上,紧挨着雷鸣坐在泥水中,将头靠在雷鸣腿上,自语道:“雷叔,我们不是说好了等你回来就一起去寻找名师的吗?你怎么能丢下我一个人就这样先走了!”

  “雷叔,你知道吗?虽然你一直表现的很严厉,可我从来都知道你是个烂好人,永远不会拒绝我的要求!”

  “雷叔,记得有一次我生病了,大夫都说没事了,可你却急的像热锅上的蚂蚁,在房间里乱转,最后还舞剑给我看,那天我真开心!”

  “雷叔,小时候你曾告诉我,我的命是我爹娘拼了命才救回来的,你让我好好活着,把他们那一份也活下去。请你放心,你的话我一直都记着呢,我会好好活下去的,我会替我的父母报仇,我会替你报仇,我会带着你们的意念杀尽天下妖怪!”

  “所以,雷叔,请你告诉我,到、底、是、谁、杀、了、你?”几个惊雷闪过,陆羽缓缓站了起来,浑身散发着令人心悸的气息,一头黑发不知在何时变成了暗红色,如鲜血一般妖异。

  “有意思!”一位风度翩翩的白衣男子颇有兴趣地瞧着陆羽,他腰挎一个酒葫芦,左手中拿着那柄青锋宝剑,右手腕上缠着一条小青蛇,天上雨下的这么大,可他的身上却没有半点水珠,一看就不像是凡人。在他身旁站着一个同陆羽年龄相仿的少年,少年有着一双明亮的大眼睛,正好奇地打量着陆羽。

  陆羽转头看去,一双暗红色的眸子中迸发出嗜血般的光芒,嘶哑着说道:“你身上有雷叔的气味,是你杀的雷叔?”

  “那汉子不错,我怎么会杀他呢!杀他的是我手中的这条小青蛇,你想报仇尽管去找它!你雷叔的这柄宝剑不错,正适合你杀敌,接着吧!”白衣男子轻微摇头,将青锋宝剑扔还给了陆羽,然后手腕一抖,那条小青蛇便向远方飞去。

  小青蛇在半空化成了人形,正是那条青蛇妖,他仿佛受到了极大的惊吓,一边向远方狂奔,一边大喊道:“大哥,救我!”

  青蛇妖不明所以,转身向后方看去,只见一道血红色的剑芒从他前胸穿过,刺穿了他的心脏。

  “是你杀了雷叔?”陆羽低沉地问道。他身上杀气之浓郁,即使是在远方厮杀的人们和妖怪都感应的到。

  “你是谁?雷鸣是你什么人?”青蛇妖反问道。

  “我姓陆,单名一个羽字。雷叔从小将我养大,你说他是我什么人?”

  “你姓陆,难道你是十六年前的那个孩子?”青蛇妖看着陆羽右侧脸颊的淡淡疤痕,顿时确认了陆羽的身份,毕竟这道伤痕可是拜他所赐。

  “这么说你就是害死我爹娘的那只青蛇妖了?”陆羽盯着眼前的青蛇妖,心中有无尽的恨意,可是恨意越浓,他却觉得越平静。

  “嘿嘿,就是我!”青蛇妖大笑道,随即他趁陆羽分神之际,迅速拔出了身体中的剑刃,向天狼妖的方向跑去,也不知他为何生命力如此之强,都被贯穿了心脏还能如此敏捷。

  天狼妖见自己的二弟逃过一劫,急忙赶过去接应,并向陆羽喊道:“人族小子,你敢伤我二弟,等着受死吧!”

  青蛇妖看到了生还的希望,心中正喜,却听到耳畔传来一个平静而充满杀意的声音:“你逼我爹爹砍了一只胳膊,我便断你双臂!”

  陆羽化身为一道血红色的身影,速度快的出奇。他轻挥宝剑,“歘歘”两声,青蛇妖的两只臂膀就飞了出去。

  青蛇妖还没来得及惨叫,就听到陆羽继续说道:“你挖了我雷叔的心脏,我便剜了你的心脏!”

  青锋宝剑映射着暗红色的血光,再次刺入青蛇妖的胸口。

  “住手!”远处的天狼大妖一声怒喊,背后竟浮现一对青色光翼,迅速向陆羽飞来。

  陆羽对天狼妖的喊声置若罔闻,缓缓地搅动手中的宝剑,然后用力一刺,一颗仍在跳动的心脏便被挑飞了出去,鲜红的血液从青蛇妖的胸口喷洒而出,混着雨水,激荡成一朵朵血色梅花,绽放于空中,显得妖异却又美丽。

  青蛇妖惨叫了一声,不可置信的看着自己残破的身体,低语道:“难道真的有因果报应?”

  他抽搐了几下,现出了青蛇原形,僵死在水洼里。

  陆羽将青蛇的尸身踩在脚下,轻声说道:“你是第一个!”

  天狼妖来晚一步,他恶狠狠地盯着陆羽,怒道:“好,很好!你竟然杀了我二弟,我要让你尝到抽筋扒皮之苦!”

  天狼妖挥动双翼,掀起阵阵寒风,冲向陆羽。他右手凝聚出一只巨大的青光狼爪,挥舞着向陆羽拍去。

  陆羽手持青锋宝剑,一层暗红色的灵力包裹住剑身,斩向青光狼爪。

  “铛”的一声,青锋宝剑竟和青光狼爪擦出了金属碰撞般的火花。陆羽接连退了四五步,才稳住身形。反观天狼大妖依旧威风凛凛,占尽了优势。

  陆羽心道:“这只天狼妖厉害,我不能与其缠斗,还是先把其余的妖怪全部杀了再说!”

  他身化一道血影,避过天狼妖几次攻击之后,找了个机会向远处的人群冲去。天狼妖有青色光翼辅助,速度也是极快的,可竟还是慢了陆羽一分,心中纳闷:“这小子明明只有灵体上镜的修为,怎么速度如此之快!”

  那十几只妖怪虽然一直在和灭妖团的人战斗,但也注意到了这边的动静,看到陆羽冲过来后,连忙舍弃了对手,聚在一起共同迎击陆羽。

  陆羽却对此无动于衷,当他冲到众妖怪面前的时候,突然分化出一道道残影,等他的身影再次出现时,那十几个妖怪的头颅竟全被砍掉了,他们倒成一圈,血水顺着他们的脖颈涌了出来,汇聚在一起,像是一朵巨大的红梅花印在了地面上。

  本来他们都快绝望了,只是那十几只妖怪就已经让他们精疲力尽,更何况还有那只天狼大妖怪在一旁虎视眈眈。现在陆羽一口气杀光了那十几只妖怪,他们只需合力对付天狼妖就好了,众人总算是看到了胜利的希望,有人大喊道:“冲啊!我们合力宰了这只天狼妖!”

  天狼妖看到陆羽杀光了自己的属下,顿时气得七窍生烟,看着人群向他冲来,怒喝道:“你们这群蝼蚁,都给本王去死!”

  只见他双手各化一只巨大的青色光爪,向众人拍去。那些冲在前面的人纷纷举起武器挥砍格挡,但他们却小瞧了那青色光爪的威力,青色光爪直接将众人的兵器拍断,并来势不减,继续向他们头顶拍去。他们连惨叫声都没能发出,就被拍了个粉身碎骨。

  城墙边上,少年看见这一幕后,脸色微白,向白衣男子问道:“先生,你不去帮忙吗?”

  “想帮忙,你自己去!又和我没关系,我为什么要帮!”白衣男子淡淡地说道。

  “我可打不过这只天狼妖!它已经是化形境的大妖了!”少年摇了摇头说道。

  “嘿,你到有自知之明!”白衣男子轻笑了一声。

  少年看着天狼妖在他们说话的时候又杀了许多人,不由皱起了眉头,再次开口求道:“先生,就算是你帮帮我,杀了这天狼大妖吧!”

  白衣男子看着远方的战场,摸着少年的头,轻声说道:“秦逸,我能帮的了你一时,却帮不了你一世!在这世上,人能永远依靠的,只有自己!”